大理资讯

一名工作三年的城管协警 解说城管黑幕

【导语】:一名24岁已经工作三年的城管协警诉说城管的艰辛以及无法被人们理解的无奈。

  我今年24岁,是一名城管协勤。从事这个工作已经三年了,对于这个工作我也了解了不少...

  城管这个工作主要以规范违法经营、超范围经营、违规私搭乱建等为主。适用的法规以为地方法规为多,每个地区都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所以每个地方的城管工作和工作方法也是不太一样的,所以说城管是一个地方针对性很高的工作。

  城管协勤队员年龄是23岁到30岁左右的专科以上毕业生。城管协勤队员每天的工作以协助城管队员的工作为主。都是跟随城管队员协助其工作介入执法的,平时在没有城管队员在场的情况下都是只有劝阻权的。如果说城管工作难度大,那么城管协勤工作难度更大!城管队员每个月的工资平均为4000元左右。城管协勤每个月的工资是2200元,扣除保险后大约是1500元。大家都知道不管在哪个城市,对于每个月1500元工资的我们,个人温饱大约刚刚够。可是,在我们协勤队员中,不乏有已成家的队员,这点微薄的工资连平时吃饭都成了问题。

  基本情况差不多介绍完了,那我就说说我们的工作。群众们对城管工作大多数还是不理解,不支持。规范游商浮贩时被围观;拆除违章时被阻拦;规范超范围经营时被指责。在很多群众看来,城管是个不懂人情的执法机器,在执法过程中没有替当事人着想。可是有这些想法的群众哪一个是从头到尾的旁观过整个事件的呢?都是一点概全的去想当然。我举一个例子给大家听听。

  在市中心附近总是徘徊着一个手里提着绿色尼龙稠包55岁左右的大爷,和几个40岁左右的妇女。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是2011年4月份左右,我正在车站处站岗。老远就看到那个大爷还有那几个中年妇女围站在南三门口,隐约间还看到两个60岁左右的老大娘也在其中,我便向他们走去,结果还没走到跟前那群人就一哄而散了。我以为是个小贩出来打游击的,所以我报给了我的领导,谁知领导告诉我,那个老人是个卖假药的,包里装的都是从山上摘的些不知名的野草树叶什么的,那几个妇女是他的托,兼放风的。这些药大多是卖给一些有隐疾的老人们的,而且价格不菲。已经一两年了,每次都是有旁观的替他求情,再加上他岁数也大了,所以一直无法对其采取强制手段。这个大爷大约每周三四,或逢年过节都回来。听到这,我非常气氛,如果说是货真价实的药材也没什么,可是他卖的却是假药,而且卖给那些有需要的老年人,这不是谋财害命么!!!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清明节当天下午3点半左右,还是他,还是那几个中年妇女,还是在那。这时,我及时的向我的领导汇报了他的出现,领导安排我们分三路堵他。很顺利我们把他们包夹在了中间,说明身份和来意之后,查明其贩卖假药的事实后(当事人不承认是假药),领导根据法律法规决定对其经营的物品进行暂扣。可是就像之前领导跟我说的,托们混在人群,挑拨群众,为其求情,指责我们的工作,言语中不乏辱骂之辞,就连买药的受害者也被蒙在鼓里为其求情,这使我们的工作无法继续进行,最后迫于围观群众们的压力,我们再次给他了一次机会,让他离开了。(这不是高潮,高潮是第二天。)第二天,我依旧还在佳世客车站附近站岗。昨天那位买了假药的老太太看到我后,便走过来。问我:“小伙子,昨天那个卖假药的人呢?”我说:“昨天当场就给放走了啊。”老太太说:“他卖假药,你们为什么要放走啊?你们是怎么执法的?我要去投诉你们!!!”我无语...

  事情就是这样的,这是真事!绝没有任何虚假,诽谤,改编的成分。

  也许你们会觉得我是做这个工作的,出发角度不同,当然会说自己的好。可是,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如此,如果说我加入了个人情绪,那么的确,我有情绪,我愤怒,我也无奈。愤怒是因为那些不法经营者们昧着良心去赚这些不应该赚的钱;无奈是因为群众们的不理解...

  这是我的第一张帖子,还有不足,请大家多提意见。如果有什么对我们城管队伍的不解,都可以来问我,知无不言。还有后续更新的,请大家关注。谢谢!

手机访问 大理本地宝首页

相关推荐 城管黑幕 城管执法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本地宝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地宝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文化 | 广告服务 | 广告价目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法律顾问 | 意见建议
本地宝 BENDIBAO.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2018 ICP证:粤ICP备17055554号-1